W·E·B·杜波依斯

W·E·B·杜波依斯
Formal photograph of an African-American man, with beard and mustache, around 50 years old
1918年的W. E. B. 杜波依斯
出生 威廉·爱德华·伯格哈特·杜波依斯
(1868-02-23)1868年2月23日
  美國 马萨诸塞州 大巴灵顿
逝世 1963年8月27日(1963-08-27)(95歲)
  加纳 阿克拉
居住地 亚特兰大; 纽约
研究領域 人权, 社会学, 历史
机构 亚特兰大大学, 美国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
母校
知名于
  • 黑人的灵魂
  • 美国黑人的重建
  • 危机
受影响于 亚历山大·克拉梅尔, 威廉·詹姆斯
著名獎項
配偶 Nina Gomer Du Bois, Shirley Graham Du Bois
簽名

威廉·爱德华·伯格哈特·杜波依斯英语:William Edward Burghardt "W. E. B." Du Bois 1868年2月23日-1963年8月27日)是 美国 社会学家历史学家民权运动者泛非主义者、作家和编辑。杜波依斯出生于 马萨诸塞州大巴灵顿,在一个相对包容、多元的环境中长大。他是 哈佛大学第一个取得博士学位的非裔美国人,毕业之后任职于 亚特兰大大学,教授 历史学社会学经济学。杜波依斯是1909年 美国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的最初创建者之一。

杜波依斯因为领导 尼亚加拉运动——非裔美国人为黑人寻求平等权利的运动——开始在国内声名鹊起。他和他的支持者们反对 布克·华盛顿倡导的“亚特兰大妥协案”,该协议要求南方的黑人服从于白人的政治规则并为之工作,以换取基本受教育权和致富机会。杜波依斯则坚持争取完整的公民权利和逐步增加的政治参与,他认为这些将由非裔美国人中的知识精英实现,他称这些人为“天才的十分之一”,因此杜波依斯认为非裔美国人需要先进的教育来发展其领导力。

种族主义是杜波依斯斗争的主要对象:他强烈反对私刑、 吉姆·克劳法案以及在教育与就业中的种族歧视。杜波依斯的事业囊括了各地的有色人种,尤其是与 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做斗争的亚非同胞。他是 泛非主义的强烈支持者,并且帮助组织了几次泛非主义大会,以推动非洲殖民地脱离欧洲强权统治。杜波依斯多次访问过欧洲、非洲和亚洲。一战后,他调查了美国黑人士兵在法国的经历,记录了在美国军队中普遍存在的种族偏见。

杜波依斯是一个多产的作家。他的文集《黑人的灵魂》(The Souls of Black Folk)是非裔美国文学中开创性的一部作品。他于1935年发表的巨著《美国的黑人重建》(Black Reconstruction in America)挑战了“黑人应该对重建时代的失败负责”的传统思想。在 社会学领域,他写就了第一本系统性研究著作。他出版过3本 自传,都体现了他对社会学、政治学和历史学的深刻见解。在担任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刊物 《危机》编辑期间,他发表了很多有影响力的文章。

杜波依斯相信,资本主义是种族主义的主要原因,他一生都怀有对社会主义事业的同情。他是一个积极的和平运动者,支持核裁军。杜波依斯去世后一年, 1964年民权法案颁布,体现他一生为之奋斗的大部分目标。

早年生活

孩童时期的杜波依斯参加了马萨诸塞州大巴灵顿的公理会。公理会的成员们捐款资助了杜波依斯的大学学业。

威廉·爱德华·伯格哈特·杜波依斯于1868年2月23日出生于马萨诸塞州大巴灵顿,父母是阿尔佛雷德(Alfred)和玛丽·塞维利亚(Mary Silvina)(娘家姓伯格哈特)杜波依斯夫妇。 [1]玛丽·塞利维亚·伯格哈特的家族属于大巴灵顿少有的 自由黑人,拥有长期土地所有权;她具有 荷兰非洲和英国血统。 [2] 杜波依斯的高外祖父汤姆·伯格哈特是(1730年左右出生在 西非)一个荷兰殖民者康拉德·伯格哈特的奴隶, 美国独立战争期间汤姆在 大陆军中服役,并因此获得了自由。 [3] 汤姆的儿子杰克·伯格哈特是奥赛罗·伯格哈特的父亲,奥赛罗是玛丽·塞利维亚·伯格哈特的父亲。 [4]

杜波依斯的曾祖父詹姆斯·杜波依斯是法裔美国人,在纽约波基普西,他和几个奴隶情妇生育了好几个孩子。 [5] 詹姆斯的混血儿子之一亚历山大到 海地旅行,和一个情妇生了一个儿子,名叫阿尔弗雷德。亚历山大回到 康涅狄格州时把他们留在了海地。 [6] 1860年之前,阿尔弗雷德移居到美国,之后于1867年2月5日和玛丽·塞维利亚在马萨诸塞州的休沙通尼克结婚。阿尔弗雷德在1870年抛弃了玛丽,当时威廉只有两岁。 [7] 威廉的母亲靠工作供养家人(同时接受她的哥哥和邻居们的一些帮助),直到19世纪80年代初她得了中风,并于1885年去世。 [8]

大巴灵顿的欧裔美国社区为杜波依斯提供了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他就学于当地的综合性公立学校,和白皮肤的同学一起玩。但即使如此,他仍然常常在成年后的写作中叙及他此时经历的种族主义。他的老师鼓励他追求知识,学术活动被褒奖的经历使他相信,他可以利用知识赋予 非裔美国人力量。 [9] 当杜波依斯决定上大学时,他童年时所归属于大巴灵顿的第一公理教会(First Congregational Church of Great Barrington)为他筹集了学费。 [10]

大学教育

杜波依斯在田纳西州菲斯克大学就读时,第一次遇到吉姆·克劳种族隔离。

1885~1888年间,杜波依斯依靠邻居们的捐助,在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一个传统的黑人大学—— 菲斯克大学(Fisk University)就读。 [11] 在南方的旅行和居住成为杜波依斯第一次体验南方的种族歧视,其中包括吉姆-克劳法案(Jim Crow laws)、偏见和私刑处死黑人。 [12] 在菲斯克大学取得 学士学位后,杜波依斯又在1888~1890年期间进入 哈佛大学(哈佛不承认菲斯克的课程学分),在那里,他受到他的教授 威廉·詹姆士(William James)的强烈影响,专攻美国哲学。 [13] 杜波依斯利用暑假打工、遗产、奖学金,以及来自朋友们的借款支付了哈佛大学三年的学费。1890年,杜波依斯以优等成绩获得哈佛的学士学位,也即他的第二个学士学位。 [14] 1891年,杜波依斯获得了哈佛的社会学研究生奖学金。 [15]

1892年,杜波依斯从约翰·F·斯莱特自由教育基金会(John F. Slater Fund for the Education of Freedmen)获得奖学金,得以前往柏林大学做研究生。 [16] 在柏林学习期间,他走遍了欧洲各地。在德国首都柏林,杜波依斯和该国最杰出的一些社会科学家,如 古斯塔夫·冯·施穆勒(Gustav von Schmoller)、 阿道夫·瓦格纳、 海因里希·冯·特来希克(Heinrich von Treitschke)等一同研究学习,他的学术能力于此时突飞猛进。 [17] 从欧洲回国后,杜波依斯完成了他的研究生学习。1895年,他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的非裔美国人。 [18]

威尔伯福斯和宾夕法尼亚大学

1894年的夏天,杜波依斯得到了好几个工作机会,其中包括著名的 塔斯基吉研究所;但是他选择了俄亥俄州的威尔伯福斯大学的教学工作。 [19] 在威尔伯福斯期间, 亚历山大·克拉梅尔(Alexander Crummell)对他的影响很大。亚历山大认为思想和道德是社会变革必要的工具。 [20] 1896年5月12日,杜波依斯和他的一名学生尼娜·高莫(Nina Gomer)结为夫妇。 [21]

在威尔伯福斯工作两年后,杜波依斯于1896年夏天接受了一个 宾夕法尼亚大学提供的为期一年的社会学研究助手的工作。 [22]费城的非裔美国人街区,他进行了社会学田野研究,这铸造了他的里程碑式成果——《费城黑人》(The Philadelphia Negro),这是第一个对黑人社区的案例研究。杜波依斯在两年后任教于亚特兰大大学时出版了此书。 [23]

参加1897年的黑人学会(Negro Academy)时,杜波依斯提交的论文表达了对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Frederick Douglass)提出的美国黑人融入白人社会的呼吁的反对。他写道:“我们是黑人,一个久已存在的巨大种族,黎明之初即已沉睡,但在非洲祖国的黑暗森林中,仍然保持清醒”。 [24] 在1897年《大西洋月刊》(Atlantic Monthly)8月刊上,杜波依斯发表了《黑人的挣扎》(Strivings of the Negro People)一文,这是他第一部面对大众的作品,表达了非裔美国人应该拥抱他们的非洲传统的观点。 [25]

其他语言
العربية: دو بويز
Esperanto: W. E. B. DuBois
français: W. E. B. Du Bois
português: W. E. B. Du Bois
srpskohrvatski / српскохрватски: W. E. B. Du Bois
Simple English: W. E. B. Du Bois
тоҷикӣ: Уилям Дюбуа
Bân-lâm-gú: W. E. B. Du Bo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