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行动

霸王行动英语:Operation Overlord)为诺曼底战役的代号,是 盟军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成功入侵德占 西欧的军事行动。1944年6月6日 诺曼底登陆开始(海王星行动,Operation Neptune;亦称D日,D-Day),霸王行动正式打响。近1,200架飞机首先发动 空降突袭,此后超过5,000艘舰船投入 两栖攻击。当日近160,000名士兵横渡 英吉利海峡,至8月底超过200万盟军士兵已成功登陆法国。

1943年5月,同盟国领导人于华盛顿召开 三叉戟会议英语 Washington Conference (1943),决定于1944年发动跨海入侵行动。美军 上将 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受任为 盟军远征部队最高司令部总司令,英军上将 伯纳德·蒙哥马利则受任为 第21集团军群英语 21st Army Group总司令,负责指挥参与本次行动的全部陆军力量。 诺曼底海岸为行动目标,美军负责登陆代号为 犹他奥马哈的两处海滩,英军负责登陆 宝剑英语 Sword Beach 黄金海滩英语 Gold Beach,加军负责登陆 朱诺海滩英语 Juno Beach。为应对诺曼底海滩的特殊状况,盟军开发投入专项技术,包括两个人造港( 桑椹港英语 Mulberry harbour)及一系列特型坦克( 霍巴特滑稽坦克)。在入侵发起前数月,盟军发起一系列欺敌计划,称 保镖行动英语 Operation Bodyguard,成功使德军对登陆日期及地点做出错误判断。 阿道夫·希特勒任命德军元帅 埃尔温·隆美尔负责于 大西洋壁垒一带建设防御工事,以应对未来入侵。

盟军首日未能达成行动目标,但在6月26日和7月21日分别夺取 瑟堡卡昂,获取关键立足点,并由此逐渐扩展行动规模。8月8日德军发动反攻未果,近50,000名 第7军团英语 7th Army (Wehrmacht)士兵陷入 法莱兹包围圈。8月15日盟军入侵法国南部(代号 龙骑兵行动),8月25日 巴黎解放。8月30日德军全线撤往塞纳河,霸王行动就此结束。

行动准备

1940年6月,德军在 法国战役中大获全胜, 阿道夫·希特勒称其为“史上最著名胜利” [19] 英国远征军英语 British Expeditionary Force (World War II)受困于法国北部海岸地带,但在 敦刻尔克大撤退(5月27日至6月4日)后成功将超过338,000名士兵撤回英格兰 [20]。10月4日,英国战略计划部门向 首相 温斯顿·丘吉尔做出报告,称即便有 英联邦诸国及美国协同参与,盟军亦无可能在短期内重新立足欧洲大陆 [21]。1941年6月德国 入侵苏联,苏联领导人 约瑟夫·斯大林开始呼吁西方盟国于西欧开辟 第二战场。丘吉尔认为即便有美国帮助英国亦无足够军力发动这一行动 [22],且尚无意重蹈 第一次世界大战索姆河 巴雪戴尔英语 Battle of Passchendaele的覆辙(正面攻击损失惨重),由此拒绝了斯大林的请求 [23]。1942年至1943年期间盟军先后提出代号为 围捕英语 Operation Roundup (1942)(Roundup)及 巨锤英语 Operation Sledgehammer(Sledgehammer)的两个行动方案,但英方认为两个方案均不切实际且难以成行 [24]。由此 盟军转而于1942年11月 入侵法属北非,1943年7月 入侵西西里,1943年9月 入侵意大利本土 [25]。这一系列行动为盟军提供了宝贵的 两栖作战经验 [26]

1943年5月于华盛顿召开的 三叉戟会议英语 Washington Conference (1943)正式决定于次年发动跨海入侵行动 [27]。丘吉尔希望盟军通过 地中海战场直捣德国,但其美国盟友(提供多数人员及装备)否决了这一提议 [28]。英军中将 弗雷德里克·E·摩根英语 Frederick E. Morgan受任盟军最高司令部总参谋长,负责进行详细计划事宜 [27]。由于地中海及太平洋战场的需求,最初计划在登陆舰船数量方面广泛受限 [29]。盟军自1942年8月19日 迪耶普战役的失利中获取教训,决定在首次登陆行动中不对防御严密的法国港口发动进攻 [30]。迪耶普战役亦表明了火炮支援、空中支援( 密接空中支援尤甚)及近岸舰船的重要性 [31]。有效空中支援的前提是战机必须能尽久覆盖行动区域,但英军 喷火战机 台风战机英语 Hawker Typhoon行动距离不远,因此登陆点选择相对受限 [32]。摩根提出了四个计划登陆点: 布列塔尼半岛科唐坦半岛、诺曼底地区及 加来海峡。布列塔尼和科唐坦均为半岛,德军可通过控制地峡截断盟军行进,此二方案由此遭到否决 [33]

加来海峡为欧洲大陆距英国最近点,亦为 V-1火箭V-2火箭(均处开发阶段)的发射地点 [註 2]。德军认为加来海峡最可能为盟军登陆点,由此对其严加防范 [34]。加来区域河流及运河众多,进一步扩展行动规模的可能性有限 [35],而诺曼底战线范围较广,登陆后可对 瑟堡港、布列塔尼区域诸港及巴黎同时造成威胁,便于后期直捣德国。综上考虑,诺曼底最终选定为登陆点 [36]。诺曼底区域的最严重问题是港口不足,对此盟军决定研发人造港口以克服这一障碍 [37]

盟军最高司令部总参谋部计划于1944年5月1日发动入侵 [35]。1943年8月的 魁北克会议批准了这一计划的最初草案。美军上将 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受任为 盟军远征部队最高司令部司令 [38]。英军上将 伯纳德·蒙哥马利则受任为 第21集团军群英语 21st Army Group总司令,负责指挥参与入侵行动的全部陆军人员 [39]。1943年12月31日,艾森豪威尔和蒙哥马利首次阅读了入侵计划。计划称盟军三个 将发动两栖登陆,两个师将提供支援。两人立即要求将行动规模扩展至五个师,亦当有三个师进行空降行动,由此将扩宽战线,加速夺取瑟堡港。行动规模扩展后需要进一步获取或制造登陆舰船,由此入侵日期推迟至6月 [39]。最终参与诺曼底战役的盟军数目为39个师,包括22个美国师、12个英国师、3个加拿大师、1个波兰师和1个法国师,总人数超过100万 [40],均由英国方面进行指挥 [41] [註 3]

盟军光复计划

D日进攻路线

自欧洲大陆夺取大规模切入点的行动代号为“霸王” [42]。行动第一阶段计划发动两栖攻击并建立落脚点,代号为“海王星行动”(Operation Neptune) [37]。为获取制空权以保证入侵成功,盟军对德国飞机制造业、燃料补给及机场发动了一系列轰炸,称 直射行动英语 Pointblank directive(Operation Pointblank)。 运输计划英语 Transport Plan(Transport Plan)则对法国北部通讯设施及公路铁路发动轰炸,由此加大增援难度。轰炸范围广泛,由此可保证不泄露入侵的具体地点 [37]。盟军亦计划发动一系列欺敌计划,由此使德军无法准确判断入侵的时间和地点 [43]

盟军将诺曼底海岸划分为十七个区域,以 拼写字母逐一命名,自 奥马哈海滩西侧的“Able”延伸至 宝剑海滩英语 Sword Beach东侧的“Roger”。入侵计划扩展至科唐坦半岛的 犹他海滩后亦增添了八个新区域。每个区域则细分为不同海滩,以绿、红和白三色命名 [44]

登陆行动发起前,空降部队将先空投至东侧的卡昂附近并夺取 奥恩河河畔桥梁,西侧则空投至 卡朗唐北侧。行动初期目标为夺取卡朗唐、 伊西尼巴约及卡昂。美军将于犹他(Utah)和奥马哈(Omaha)海滩登陆,横截封锁科唐坦半岛并夺取瑟堡的港口设施。英军和加军将于 宝剑英语 Sword Beach(Sword)、 黄金英语 Gold Beach(Gold)及 朱诺海滩英语 Juno Beach(Juno)登陆,夺取卡昂,并由卡昂东南至 科蒙莱旺泰建立前线,保护美军侧翼,并于卡昂附近建立机场。同时卡昂及其临近区域将成为英加两军向南突击夺取 法莱斯的发起地。入侵发动后三周内将巩固 阿夫朗什-法莱斯线北部全部夺取领土。此后盟军将转向东侧,向 塞纳河挺进 [45] [46] [47]

海军部队由英军上将 伯特伦·拉姆齐英语 Bertram Ramsay爵士指挥,分为西海军特遣队( 艾伦·G·柯尔克上将指挥,支援美军区域)及东海军特遣队( 菲利普·维安英语 Philip Vian爵士上将指挥,支援英加军区域) [48] [49] 美国陆军第1军团英语 First United States Army奥马尔·布拉德利中将指挥,包括 第7军(犹他海滩)及 第5军英语 V Corps (United States)(奥马哈海滩)。 英国陆军第2军团英语 Second Army (United Kingdom) 迈尔斯·登普西英语 Miles Dempsey中将指挥,包括 第30军英语 XXX Corps (United Kingdom)(黄金海滩)及 第1军英语 I Corps (United Kingdom)(朱诺海滩及宝剑海滩) [50]。陆军总司令为蒙哥马利,空军则由空军上将 特拉福德·利-马洛里英语 Trafford Leigh-Mallory爵士指挥 [51] 加拿大陆军第1军团英语 First Canadian Army包括来自 波兰、比利时和荷兰的人员 [2]。其他同盟国亦派出人员参与行动 [52]

侦查

盟军登陆诺曼底的空军图

由1944年4月始至入侵行动发起时, 同盟国空军远征部队英语 Allied Expeditionary Air Force总共进行了超过3,200次的照相侦察行动。海岸区域的照片均于及低海拔拍摄,明确展示地形、海滩障碍物以及地堡和炮台等防御工事。为防止德军推测出行动的具体地点,侦查任务须于全欧洲海岸线进行。行动中亦拍摄了内陆地带的地形、桥梁、军队动向和建筑,通常自多角度拍摄,由此为盟军提供尽可能多的信息 [53] 联合作战领航组英语 Combined Operations Headquarters成员亦秘密准备了港口地图,并对水深程度进行了测量 [54]

英国广播公司向全国召集欧洲旅游相片及明信片,收获物件超过一千万,其中一些提供了有用的信息。 法国抵抗运动亦收集情报,报告德军军队动向及地堡和其他防御工事的建筑技术 [55]

诸多德国无线电讯息均由 恩尼格玛密码机及其他方式加密,密码频繁变更。驻于 布莱切利园的解密小组负责尽快破译每组新密码,预先报告德方计划及军队动向。以此方式获取的情报称 Ultra英语 Ultra情报,只有最高级别的指挥官方可获知。 西方战线总司令 格尔德·冯·伦德施泰特元帅的恩尼格玛密码于3月底成功破译。6月6日盟军登陆后密码迅速变更,但至6月17日盟军得以继续稳定解密新讯息 [56]

新科技

位于 阿尔罗芒谢莱班(黄金海滩)的 桑椹港英语 Mulberry harbour遗存,1990年摄。

盟军自迪耶普战役惨败中吸取教训,开始研发一系列新科技以保证霸王行动成功执行。部分登陆艇装备火炮及反坦克炮,与离岸炮及空中力量共同提供近距离支援 [57]。盟军决定不进攻任何防御严密的法国港口,由此设计建造了两个人造港,称 桑椹港英语 Mulberry harbour。人造港包括一外层浮动 防波堤,内层混凝土沉箱(称 凤凰防波堤英语 Phoenix breakwaters)及多个浮动码头 [58]。桑椹港亦由障碍船提供掩护,代号鹅莓(Gooseberries) [59]。盟军认为登陆后很难自欧洲大陆获取燃料,由此设计建造了海底油管,代号 冥王星英语 Operation Pluto(Operation Pluto)。油管直径3英寸(7.6厘米),将在D+18日前横贯英吉利海峡,连接 怀特岛及瑟堡。技术问题及瑟堡战况导致油管在9月22日才投入运作。10月末第二条油管连接了 邓杰内斯英语 Dungeness (headland)布洛涅 [60]

为应对诺曼底战役的特殊状况,一系列特型坦克亦开发出来,称 霍巴特滑稽坦克,由 珀西·霍巴特英语 Percy Hobart少将组织研发。坦克原型为 M4谢尔曼坦克丘吉尔坦克。改装后的新坦克包括谢尔曼螃蟹坦克(装备链击式扫雷器)、 丘吉尔鳄鱼坦克英语 Churchill Crocodile(喷火坦克)及 装甲架桥车(其他坦克可架于其上行驶以跨越海塘或其他障碍) [61]。诺曼底地区部分海滩沙层过软,无法承载坦克, 帆布卷筒坦克将部署一层强化帆布以解决这一问题。帆布部署后可留于海滩上,供其他坦克使用 [62] 皇家工兵装甲车英语 Armoured Vehicle Royal Engineers可执行多种任务,包括建立桥梁及向 碉堡内发射大型炸药 [63]。复合驱动坦克( DD坦克)为一自驱动两栖坦克,以防水漂浮帘布包裹压缩空气,由此可在水上行驶 [64]。这些坦克容易倾覆,诸多于D日在抵达海岸前即已沉没,奥马哈海滩状况尤其严重 [65]

军事欺骗

在入侵发起前数月,盟军发动 保镖行动英语 Operation Bodyguard(Operation Bodyguard),旨在使德军对登陆日期及地点做出错误判断 [66]坚忍行动(Operation Fortitude)包括两个组成部分:北部坚忍行动(Fortitude North)通过伪造无线电讯息使德军误认为盟军将进攻挪威 [67],南部坚忍行动(Fortitude South)则规模较大,旨在使德军误认登陆地点将为加莱海峡。盟军建立 美国陆军第1集团军群英语 First United States Army Group这一虚假军事单位,驻地为 肯特郡萨塞克斯郡,总指挥为 乔治·巴顿中将,并建造一系列假坦克、假卡车及假登陆艇,置于海岸附近。包括 加拿大陆军第2军英语 II Canadian Corps 加拿大陆军第2师英语 2nd Canadian Division在内的多个军事单位迁入这一区域,造成一大规模军队于此集结的假象 [43] [68]。除假无线电情报外,英国陆军第21集团军群的真无线电情报则导往肯特郡然后对外播报,进一步营造多数盟军军力均驻于此的假象 [69]。巴顿在英格兰驻留至7月6日,使德军误认为盟军将于加莱发动第二次登陆 [70]。同盟国士兵及平民均了解这一行动的机密程度,参与行动的军队则尽可能地同外界隔离,在临近行动发起日尤甚。美军一将官在一派对中泄露了行动日期,此后立即被灰头土脸地召回美国 [43]

德方自认为在英国拥有广泛的情报网,但事实是所有德方特工均已遭逮捕,其中一些则已在 出卖体系英语 Double-Cross System(Double-Cross System)之下转投盟军一方,成为 双重间谍胡安·普约尔·加西亚即为其中一员。普约尔为西班牙裔,厌恶纳粹,其代号为嘉宝(Garbo),在D日前两年时间内发展出一伪情报网。在D日前数月,普约尔向马德里上级发出数百条讯息,这些讯息均由英国情报部门筹备,旨在使德军误认为盟军将于7月登陆加莱 [69] [71]

盟军在登陆行动发起前摧毁了诸多法国沿岸的德军雷达站 [72]。登陆前夜, 英国皇家空军第617中队英语 No. 617 Squadron RAF执行征税行动(Operation Taxable),空投 金属箔片(称“窗”;Window),德方雷达站误解其为海军护航队。为进一步营造假象,一支小型船队拖载 防空气球途径海域。 英国皇家空军第218中队英语 No. 218 Squadron RAF亦于闪光行动(Operation Glimmer)中在布洛涅附近空投“窗”。同夜, 特种空勤团小队于 勒阿弗尔和伊西尼安置了虚假的空降兵。德军由此误认为遭受了空降袭击 [73]

演习及保密

实弹演练

霸王行动演练早在1943年7月即已开展 [74]德文郡小镇 斯拉普顿英语 Slapton, Devon附近海滩同诺曼底相似,由此盟军选定其为演习地点,1943年12月疏散当地居民并接管小镇。演习使用登陆艇及海滩障碍物 [75]。1944年4月28日,在 老虎演习英语 Exercise Tiger(Exercise Tiger)过程中 德军鱼雷艇突袭斯拉普顿,参加演习的“U”突袭队749名美军士兵丧命 [76]。同时盟军亦于苏格兰 因弗雷里英语 Inveraray联合训练中心进行了登陆实弹演习 [77],于北爱尔兰则进行了海军演习,伦敦的医疗小队则对可能发生的大量死伤状况进行了演练 [78]。空降兵亦进行了演练,包括1944年3月23日一次大规模空降演习,丘吉尔和艾森豪威尔等高官到场观摩 [79]

登陆行动必须在战术上出其不意 [80]。登陆的具体时间及地点只有军队最高级别人士方可知晓。5月底将士均锁入兵营,同外界彻底隔绝 [81]。作战指示使用的地图绝对准确,但地名是错误的,绝大多数将士在出海后才得知行动目的地 [82]。英国同时对新闻进行严加管制,进一步提升了欺敌行动的有效性 [43]。来往 爱尔兰共和国遭到禁止,英格兰海岸数公里内的行动亦受限制 [83]

天气预报

英国陆军第6空降师英语 6th Airborne Division (United Kingdom)第22独立伞兵连接受作战指示,1944年6月4日至5日

行动计划者对行动条件做出了一系列限制,由此每个月仅有几日可发动入侵。满月可为飞行员提供照明,亦可提供最高潮。盟军希望于拂晓前、高低潮之间及涨潮时发动登陆行动,由此敌军所部署障碍的能见度将提升,盟军士兵暴露在外时间将降至最短。计划者亦对理想风速、能见度及云量做出了指定 [84]。艾森豪威尔最初计划于6月5日发动攻势,但6月4日所见状况为大风,水势凶猛,登陆艇难以发动,云层过低,飞机无法找到目标,登陆无法进行 [85]

6月4日夜,由 英国皇家空军 詹姆斯·斯塔格英语 James Stagg上校领导的盟军气象小组估计天气状况将会好转,入侵行动可于6月6日发起。斯塔格同艾森豪威尔及其他高级指挥官于 索思威克府英语 Southwick House就相关事宜进行了商讨 [86]。蒙哥马利及艾森豪威尔的参谋长 沃尔特·比德尔·史密斯少将希望尽快发动攻势。伯特伦·拉姆齐称海军已准备出动,而特拉福德·利-马洛里则对这一天气状况下盟军飞机的有效性有所顾虑。在经过长时间讨论后,艾森豪威尔决定发动入侵 [87]。由于盟军基本掌控了大西洋,德方气象人员所获信息相对较少 [72]。位于巴黎的德国空军气象中心预报未来两周内将有风暴,诸多德军指挥官由此离岗前往 雷恩参加演习,许多士兵亦获准休假 [88]埃尔温·隆美尔元帅则返回德国庆祝其妻生日,并向希特勒索求更多坦克 [89]

倘若艾森豪威尔决定推迟行动,潮汐适宜的下一日期将为两周后的6月18日至6月20日,但此时将无满月。事实上到这一时段盟军将遭遇为期四日的风暴天气(6月19日至6月22日),登陆更无可能进行 [85]

德军准备及防御

法国 大西洋壁垒 印度军团英语 Indian Legion士兵,1944年3月21日

纳粹德国在法国及低地国家部署有50个师,在丹麦和挪威则部署有18个师 [註 4]。15个师正于德国进行组建,但并无战略预备 [90]。加莱区域的守方为 第15集团军英语 15th Army (Wehrmacht),诺曼底守方则为 第7集团军英语 7th Army (Wehrmacht),指挥官为 弗雷德里希·多尔曼英语 Friedrich Dollmann上将 [91] [92]。战争期间的战斗伤亡(尤其于 东方战线)意味着德国已无法大量征召青年人参战。德军士兵平均年龄要比盟军士兵大六岁。诺曼底区域诸多守军为 东方军团英语 Ostlegionen人员,即来自 突厥斯坦 [93]、俄罗斯、蒙古及其他区域的强征兵和“志愿者”,其装备多为俘获,可靠性差,机动运输严重缺乏 [94]。日后抵达的军队(如 党卫队第12师“希特勒青年团”)相对较为年轻,装备较精良,训练程度较高 [95]

大西洋壁垒

1942年的 圣纳泽尔英语 St Nazaire Raid迪耶普两次突袭后,希特勒下令于大西洋海岸(西班牙至挪威)建造防御工事,以抵御下一次盟军入侵。他设想当有15,000个防御点及300,000名守军,但人力和混凝土短缺导致绝大多数防御点未能成行 [96]。德方认为加莱海峡将为登陆点,对其进行严加防卫 [96]。诺曼底区域防御最为严密的是瑟堡和 圣马洛的港口设施 [97]

1943年10月伦德施泰特像希特勒提交报告,称法国区域防御状况欠佳,希特勒由此任命隆美尔负责在潜在入侵区域进一步建设防御工事,区域自荷兰延伸至瑟堡 [96] [98]。隆美尔指挥重组的 B集团军群,包括第7军团、第15军团及荷兰守军 [99] [100]。由于纳粹德国指挥结构混乱,隆美尔难以完成其任务。 托特组织英语 Organisation Todt听命于军备部长 阿尔伯特·斯佩尔,隆美尔对其无权发号施令,建设任务有时尚需派遣军人完成 [97]

加莱海峡海滩防御工事,1944年4月18日

隆美尔认为诺曼底海岸可能为登陆点,由此下令在此区域广泛建设防御工事,在战略地点部署混凝土炮台,并于海滩安置木桩、金属三脚架、地雷及大型反坦克障碍,以此减缓登陆艇近岸速度并阻碍坦克行进 [101]。他断定盟军不希望其士兵在外暴露过久,将选择于高潮时登陆,由此下令将诸多障碍物置于高潮点 [84]。他亦安置了刺铁丝网和机关陷阱,并去除了潜在掩护体,使盟军登陆更加危险 [101]。在隆美尔命令之下,海岸附近的地雷数量增了两倍 [97]。盟军拥有制空权(诺曼底共4,029架盟军飞机参与行动,5,514架飞机参与轰炸及防御,而德军在法国及低地国家则仅有570架飞机 [84]),因此德军在草地和原野部署了所谓的“ 隆美尔芦荀英语 Rommel's asparagus”陷阱,以阻碍空降行动 [97]

机动预备役

隆美尔认为德军应当在海岸遏止入侵,由此请求在近岸部署机动预备役(尤其是坦克)。伦德施泰特、 莱奥·盖尔·冯·施韦彭堡英语 Leo Geyr von Schweppenburg 西部装甲集团军英语 5th Panzer Army总司令)及其他高级指挥官则认为不可能在滩头遏止入侵。盖尔希望采取传统策略,将装甲部队集结于巴黎和鲁昂的中央地带,在确定盟军滩头阵地后再进行部署。他亦指出在 意大利战役中距离海岸过近的装甲部队遭海军炮击受损。隆美尔则反称盟军拥有制空权,入侵行动开始后德军将无法大规模调动坦克。希特勒做出最终决定,将三个装甲师留予盖尔指挥,三个装甲师则作为预备役由隆美尔指挥。希特勒则亲自指挥四个师作为战略预备,只有元首本人直接下令才可进行调动 [102] [103] [104]

其他语言
Esperanto: Operaco Overlord
Lëtzebuergesch: Operatioun Overlord
Bahasa Melayu: Operasi Overlord
Nederlands: Operatie Overlord
norsk nynorsk: Operasjon Overlord
srpskohrvatski / српскохрватски: Operacija Overlord
Simple English: Operation Overlord
slovenčina: Operácia Overlord
slovenščina: Operacija Overlord
татарча/tatarça: Overlord operatsiä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