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同性婚姻

歐洲同性結合關係現狀
  承認同性婚姻
  承认外国婚姻
  其他类型同性伴侣关系
  非注册同居
  不承认
  宪法限定婚姻为异性夫妇

西班牙同性婚姻於2005年7月3日起合法實施。2004年,由首相何塞·路易斯·罗德里格斯·萨帕特罗領導的西班牙工人社會黨政府開始推動同性婚姻的合法化運動,包括同性伴侶收養子女的同等權利[1]。經過長時間辯論後,西班牙議會(採兩院制,由眾議院參議院組成)於2005年6月30日通過同性婚姻法案,並於2005年7月2日公布。西班牙的同性婚姻在2005年7月3日星期天起正式邁入合法一途[2],是繼荷蘭比利時後,第三個舉國實行合法同性婚姻的國家,比加拿大早了17天。

儘管達66%的人口支持這項法令,在社會上仍然引起爭議[3]羅馬天主教當局尤其堅決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他們發表批評認為這項法令削弱了婚姻的意義[4]。其他團體對准許同性戀者領養兒童表示關切[5]。西班牙全國各地有成千上萬的人示威:支持和反對這法令的都有。同性婚姻法案獲得批准後,保守的人民黨把此法律提交憲法法庭審理[6]

同性婚姻法律通過後的一年內,大約有4,500對同性伴戀侶在西班牙結婚[7]。同性婚姻的法律通過後不久,一些涉及非西班牙藉人士的同性婚姻的法律地位產生疑問,因為有一些外藉人士的原藉地並不容許同性婚姻。司法部英语Ministry of Justice (Spain)裁定,只要同性伴侶中有一人是西班牙公民,則不論另一人的祖國是否容許同性婚姻,都可以在西班牙註冊結婚[8]。此外,如果同性戀伴侶都擁有西班牙合法居留權,他們也可以在西班牙結婚。

歷史

二十多個身穿便裝的成年西班牙男女, 隔在裝飾精美的欄桿和柱子後的旁聽席站起和愉快地拍掌.
同性婚姻法律獲得通過的當日,在西班牙國會旁聽的民眾拍掌慶祝

20世紀90年代,西班牙一些地區的市議會和自治區准許登記註冊公民聯姻(Unión civil),令沒有婚姻關係的同性或異性伴侶,能夠擁有一些己婚人士的權利。不過這主要是象徵性的[9],因為當時的西班牙法律已經允許單身人士領養孩子。由此,同性伴侣可以進行「事實上(de facto)」的收養。但是跟合法伴侣不同,只有領養者對領養的子女有法定權利:領養者死去或和伴侶結束關係,其伴侶對收養的子女沒有任何權利[9]。自治社區的同性婚姻其實是不合法的,因為在西班牙憲法中,只有國家才能夠行使婚姻立法權[9]

2004年6月30日,當時的 司法大臣英语Ministry of Justice (Spain)胡安·費爾南多·洛佩斯·阿吉拉爾(Juan Fernando López Aguilar)宣布眾議院已暫准一項政府立法計劃,這計劃給予同性戀伴侶婚姻的權利,以履行羅德里格斯·薩帕特羅首相宣誓就職時所作的承諾[1]。洛佩斯·阿吉拉爾還宣布了由加泰羅尼亞 會合聯盟西班牙语Convergència i Unió提出的兩個項目:

  1. 給予同性或異性「事實婚姻(Parejas de hecho)」的法律地位;
  2. 允許跨性別人士無須進行性別重置手術,也可以合法更改姓名和性別[10]

內閣於2004年10月1日批准該同性婚姻法案,並於12月31日向議會提交法案[11];眾議院於2005年4月21日通過法案[12][13]。然而,法案於2005年6月22日被參議院否決,當時參議院由獲得大多數議席的反法黨人民黨控制[14]。該法案被送回眾議院,眾議院擁有推翻參議院的權力,最終於2005年6月30日批准該法案:187票贊成、147票反對、4票棄權。

隨著法案獲得批准,並於2005年7月2日正式頒佈,西班牙成為在荷蘭和比利時之後,第三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15]

法律生効之後的第8天,第一個同性婚禮舉行,卡洛斯·巴杜林(Carlos Baturín)和艾美利奧·梅嫩德斯(Emilio Menéndez)在馬德里郊區的特力斯·康都議會的會議廳內慶祝[16]。11天後,第一個女同性戀婚姻在巴塞羅那進行[17]

批准法案13/2005

司法大臣於2004年6月30日宣布法案13/2005,而司法委員會(Consejo General del Poder Judicial de España)對法案進行研究[18]。雖然司法委員會承認在現今社會,歧視同性戀是絕對不能容忍的,然而也不能草率容許同性戀者結婚,以及同性戀者伴侶身份一同收養孩子──因為憲法沒有要求給同性戀婚姻關係。西班牙可以通過其他法律手段,消除對同性戀的歧視,例如允許同性戀公民聯姻 [19]

儘管司法委員會對此法案持負面態度,政府還是於2004年10月1日在眾議院提出法案。除了人民黨和加泰羅尼亞民主聯盟(Unió Democràtica de Catalunya)的成員之外,其他各個黨派的議員都贊成這項改革。2005年4月21日,眾議院批准了該法案:183票贊成、136票反對、6票棄權(包括一名人民黨的成員)[20]。這個把西班牙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法案很短:它只在民法典第44條增加一段文字。文字的意思是:

不論涉及的人是相同的或不同的性別,每段婚姻都應具有相同的條件和影響。[21]

按照憲法規定,眾議院批准的法案,要交由參議院作最終的批准、修訂或否決。在2005年6月21日參議院傳喚專家參與辯論這個議題。專家的意見分歧;有的認為同性戀養父母對收養的兒童的發展沒有任何影響,要說有影響的話,或許這些兒童更能寬容同性戀[22]。另一方面,人民黨傳喚的精神病專家阿盔連勞·珀拉勞(Aquilino Polaino),認為同性戀是一種病症情緒障礙。他發表各種備受爭議的主張,其中他聲稱:「許多同性戀者在兒時被強姦和性虐待。而同性戀者的父親一般都是有敵意、酗酒和疏遠的;而母親則對男孩過份保護、對女孩卻冷漠。」人民黨成員駁回珀拉勞的說法[23]

參議院否決了眾議院提交的文本。人民黨佔參議院大多數席位,它和加泰羅尼亞民主聯盟動議否法案,並獲得通過:131票贊成、119票反對、2票棄權[24]。因此,法案被送回眾議院。在2005年6月30日,眾議院批准法案。眾議院推翻參議院的否決(這是合乎憲法規定的)。表決結果是:187票贊成(包括人民黨的成員些利亞·維拉路保斯(Celia Villalobos)、147票反對、4票棄權。推翻參議院的否決即表示法案獲得批准[2]

表決開始之前,薩帕特羅突然出席議會演說,表示對法案的支持。他發言:

我們正在為我們的鄰居、同事、朋友和親人,擴大獲得幸福的機會。與此同時,我們正在建設一個更為美好的社會。[25]

在薩帕特羅發言之後,反對黨人民黨的領袖馬里亞諾·拉霍伊,想在議會回應發言,却被拒絕。他指責薩帕特羅分裂西班牙社會[26]

當媒體詢問國王胡安·卡洛斯一世會否支持該法案時,他回答說:他是西班牙國王,而非比利時國王。意指比利時國王是博杜安一世拒絕批簽比利時的墮胎合法化[26]。 胡安·卡洛斯一世於2005年7月1日批准法案13/2005,並於7月2日在 憲報刊登、7月3日生效[27]

其他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