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利文兄弟

蘇利文兄弟在朱諾號上的合照。從左至右:喬、法蘭克、艾爾、麥特以及喬治。

蘇利文五兄弟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同時在美國海軍艦艇朱諾(CL-52)號英语USS Juneau (CL-52)上服役的五兄弟。1942年11月13日,在瓜達爾卡納爾島戰役中船艦沉沒而全數陣亡。

五兄弟為住在美國愛荷華州的托馬斯(Thomas,1883-1965)以及艾萊塔(Alleta,1895-1972)夫婦的兒子。分別為:

  • 喬治·托馬斯·蘇利文(George Thomas Sullivan),27歲(生於1914年12月14日),炮械二等兵 (於1941年5月升至下士。)
  • 法蘭西斯·亨利·「法蘭克」· 蘇利文(Francis Henry "Frank" Sullivan),26歲(生​​於1916年2月18日),舵手(於1941年5月升至下士。)
  • 約瑟夫·尤金·「喬」·蘇利文(Joseph Eugene "Joe" Sullivan),24歲(生於1918年8月28日),二等兵
  • 麥迪森·阿貝爾·「麥特」·蘇利文(Madison Abel'Matt'Sullivan),23歲(1919年11月8日出生),二等兵
  • 阿爾伯特·利奧·「艾爾」·蘇利文(Albert Leo "Al" Sullivan),20歲(1922年7月8日出生),二等兵

歷史

以蘇利文兄弟為特色的戰時海報

蘇利文兄弟於1942年1月3日入伍美國海軍,基於規定他們一起服役。海軍一直是分離兄弟姐妹的政策,但這並沒有嚴格執行。喬治和法蘭克有在於1937年11月開始在海軍服役四年的經歷。所有五人都被分配到朱諾號輕型巡洋艦。

朱諾號在1942年八月參與了長達數月的瓜達爾卡納爾島戰役。1942年11月13日清晨與日軍的交戰,遭受到日本魚雷擊中而撤退。前往所羅門群島附近的埃斯皮里圖桑托島(盟軍控制區域)時,朱諾號再次受到來自日本潛水艇I-26號魚雷擊中,據稱擊中到彈藥庫而使得此輕型巡洋艦迅速沉沒。

當時也因為交戰而受到損壞的赫勒拿號輕巡洋艦的艦長吉爾伯特C.胡佛,認為朱諾號可能會有生還者,但避免受損的船隻持續暴露在潛伏在該海域的日本潛艇的攻擊範圍內,因此先命令將赫勒拿號先行前往埃斯皮里圖桑托島。赫勒拿號並且向附近的美國B-17轟炸機發出求救訊號,通知盟軍總部派飛機或船隻去搜尋倖存者。

事實上,朱諾號的大約100名船員在魚雷攻擊中倖免於難,但被困在沉沒的船上。 B-17轟炸機機組人員根據命令不使用無線電發送訊息,因此並沒有將關於尋找倖存者的信息傳遞給總部,他們直到幾個小時後才降落。關於朱諾號船員可能的倖存者的報告當時可能與其他正在進行的文書工作混合在一起,並被忽略了好幾天。直到幾天之後,總部的工作人員才意識到搜尋從未被執行過,命令飛機開始搜尋該地區。與此同時,朱諾號的倖存者,其中許多人嚴重受傷,暴露於飢餓,乾渴,以及遭到鯊魚反覆的襲擊。

在沉沒的八天後,一架PBY卡特琳娜水上飛機發現十位倖存者並從海上救援成功。根據倖存者的報告指出,法蘭克,喬和麥特當場陣亡,在第二天艾爾溺死,喬治則倖存了四五天後[1],因高鈉血症導致精神錯亂(儘管一些消息來源稱他是因為兄弟的陣亡,在極度悲傷下而發瘋)而過世。

基於保安需求,海軍並未馬上透露朱諾以及其他船隻的損失。而不再收到來自兒子的信件,蘇利文夫婦也越來越擔心,這促使艾萊塔·蘇利文在1943年1月寫信給海軍人員局,並引用倖存者聲稱所有五兄弟都陣亡的消息。[2]

兄弟們留下了一位姊姊吉娜維芙(Genevieve,1917-1975)。艾爾留下了妻子凱瑟琳以及兒子吉米。喬留下了一位名叫瑪格麗特·雅羅斯(Margaret Jaros)的未婚妻,而馬特有一位名叫比阿特麗斯·伊莫霍羅(Beatrice Imperato)的未婚妻[1]。“蘇利文五兄弟”成為民族英雄。羅斯福總統致函慰問蘇利文夫婦。教宗庇護十二世贈與了夫婦一個銀色的宗教獎牌和念珠、以及慰問的信函。愛荷華州參議院和眾議院通過了向蘇利文兄弟致敬的正式決議。

蘇利文夫婦後來在軍艦製造工廠發表演說。[3]而後,艾萊塔參加了以兒子們命名的 蘇利文驅逐艦(DD-537)英语USS The Sullivans (DD-537)的下水典禮。[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