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足球

美國總統的核按鈕手提箱可供他在遠離固定指揮中心的情況下授權進行核攻擊。

核足球英语:Nuclear football)是一種特殊的通信工具,外表是個黑色手提皮包,內藏的工具允許美國總統即使在遠離指揮中心(如白宮戰情室)的情況下亦能授權發動核攻擊[1]。作為美國戰略防禦系統的移動樞紐,它由五名副官24小時輪流保管,而他們正是代表美國武裝部隊的五個組成部分[1][2]

正常情況下,美國總統會在白宮戰情室直接下達核攻擊命令,只有在外出時才有機會用到「核足球」,例如乘坐空軍一號海軍陸戰隊一號或總統車隊的時候。

歷史

「核足球」的歷史可以追溯到艾森豪威爾時期,但其使用方式是在古巴導彈危機後才出現,主要因為時任總統約翰·甘迺迪擔心處於古巴的蘇聯指揮官會繞過莫斯科擅自發射導彈[3],甚至美軍可能於未經由其批准的情况下擅自使用核武器攻擊蘇聯[4]。肯尼迪曾經詢問了幾個有關發射美國核武器的問題,包括[5]

  • 假設我收到來自受到嚴密保護的消息來源的信息,令我得出美國應立即對東方集團發動核打擊的結論。參謀長聯席會議的緊急行動檔案會否允許我發動此類攻擊,而無需事先諮詢國防部長和/或參謀長聯席會議?
  • 我知道我的電話座機上的紅色按鈕能與白宮軍隊信號局(WHASA)的總機連接,而WHASA總機能立即將我接駁至聯合作戰室。如果我在沒有提前通知下打電話至聯合作戰室,我會向誰講話?
  • 我會如何向聯合作戰室表示直接發動直接核打擊?
  • 接受我的指示的人如何去驗證它們?

美聯社的一篇文章指出,「足球」這個綽號是源於代號「Dropkick」的攻擊計劃[6]

吉米·卡特羅納德·雷根擔任總統期間,他們都傾向於將發射代碼保存在他們的夾克口袋內[7]。前任美國眾議院議員 約翰·克林因英语John Kline (politician)在美國海軍陸戰隊擔任上校期間,曾經成為卡特及列根的副官並攜帶「核足球」[8]

1981年的企圖暗殺發生後,這張代碼卡曾與列根分開过[9]。当时創傷小組在急救室剪開列根的衣服並進行檢查時,卡片便掉落至他其中一隻在急救室地板上的鞋內,後來才被人發現。由於当时列根昏迷不醒,已經無法行使總統的職責,所以攜帶「核足球」的副官按規定立即返回白宮待命[10]。另外在1973年6月,時任總統尼克遜在大衛營向到訪的蘇聯領導人列昂尼德·伊里奇·勃列日涅夫送上一部「林肯大陸」房車,其後布里茲尼夫突然駕駛這部房車並與尼克遜一同前往鄰近的高速公路,負責保護尼克遜的特勤局人員則被留於大衛營,而尼克遜與負責攜帶「核足球」的副官分開接近30分鐘[11]。此外,時任總統的杰拉尔德·福特、占美·卡特、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12]比爾·克林頓[9]都曾經與「核足球」分開一段時間。

由於「核足球」必須靠近總統,因此攜帶「核足球」的副官經常出現在媒體照片[13]。2016年,在賓夕法尼亞州斯克蘭頓舉行的希拉莉·克林頓競選活動中,時任副總統的喬·拜登在發表演講時指出哪一位副官持有「核足球」,惹來部份保守派專家的批評[13]。另外在2017年2月,在朝鮮日本海上空發射具有攜帶核彈頭能力的「北極星二型」中程彈道導彈[14],一名客人在海湖莊園內與攜帶「核足球」的副官合影,上傳至社交網站並在相片內標示他[15]。其後美國軍方官員澄清,縱使他們也承認這種情況很奇怪,但官員出現在這張照片內並沒有違反適當程序,更沒有違法[13]

2017年11月8日,時任總統唐納德·川普出訪中國時,中方一度拒絕手持「核足球」的美國軍官隨特朗普進入人民大會堂,雙方保安人員因此大打出手,之後美國特勤人員將動手的中國維安人員壓制在地,而中方維安事務負責人事後向美方道歉[16]。而報導這件事的政治記者喬納森·斯旺寫道:「……中國人從來沒擁有核足球……中方維安事務負責人在事後因有所誤解而向美方道歉。」[17]

其他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