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拿马运河

巴拿馬運河
Canal de Panamá
巴拿马运河地图,其中显示了船闸和航道的顺序
最初运营者 巴拿馬洋際運河環球公司
主要工程师

约翰·芬德利·华莱士(1904–1905),

约翰·弗兰克·史蒂文斯(1905–1907),

乔治·华盛顿·戈瑟尔斯(1907–1914)
始建日期 1880年1月1日
启用日期 1913年10月10日
建成日期 1914年8月15日
延伸日期 2016年6月16日
允许最大船身 289.56米(950.0英尺)
允许最大船幅 32.31米(106英尺)
起点 巴拿马 科隆
終点 巴拿马 巴尔博亚
闸门 6
全长 82公里(51英里)
最大海拔 16.5米(54英尺)
(海拔16.5米)
状态 开放
运营者 巴拿马运河管理局
巴拿马地图,巴拿马运河位于中部

巴拿馬運河英语:Panama Canal,西班牙语:Canal de Panamá)位於 中美洲巴拿馬,橫穿 巴拿馬地峽,總長82公里,大致呈西北-东南走向,寬的地方達304米,最窄的地方也有152米。該運河連接 太平洋大西洋,是重要的航運要道。

在太平洋一側有兩座 船閘,在大西洋一側有一座船閘。在大西洋一側的船閘有三層,高達21米,每扇有745噸重,但平衡相當好,只要30 千瓦 功率的電機即可驅動開合。船室長305米,寬33.5米,船隻在船閘中被提升26米,進入人工築壩攔截 查格里河形成的 嘎頓湖,通過運河再經過一座單層船閘降到海拔16.5米,進入米拉弗洛湖,最後經過一座雙層船閘降到海平面高度進入太平洋。每座船閘都是成對的,所以可以雙行,船隻在船閘中由軌道牽引機牽引行動。太平洋海面比大西洋海面高24釐米,並且 潮汐較高。嘎頓湖中有幾個小島,是野生動物保護區。

1881年,法国人开始建造巴拿马运河,但很快由于工程技术问题和劳工的高死亡率而停工。美国于1904年接手这一工程,并于1914年8月15日建成。作为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工程项目之一,巴拿马运河极大地缩短了船隻来往于大西洋和太平洋之间的时间,使船隻能够避开遥远而危险的 合恩角附近的 麦哲伦海峡德雷克海峡

在运河的建造过程中, 哥伦比亚法国美国先后控制了运河周边的区域。美国之后一直控制着运河和其周边的 巴拿马运河区,直到1977年签署 《巴拿马运河条约》为止,美国才着手将控制权移交给巴拿马。在一段美国和巴拿马共同管理时期之后,1999年,运河被完全移交给巴拿马政府,并由其所属的巴拿马运河管理局管理至今。

每年通过巴拿马运河的船隻数量从1914年的约1, 000艘,增长到了2008年的14, 702艘,总重约为3.337亿装载吨。直到2012年,至少815, 000艘船隻曾通过过巴拿马运河。 [1]船隻通过运河需要花费六至八小时。

歷史

早期的巴拿马运河建造计划

最早提出開鑿中美洲地峽的運河的构想可追溯到1534年, 神聖羅馬帝國皇帝西班牙國王 查理五世下令勘察一条穿过美洲的路径,以減少船舶往來于西班牙和秘鲁的路程。

1668年,英国物理学家和哲学家 托马斯·布朗爵士在他的百科全书式的著作 Pseudodoxia Epidemica 中写到,“(世界上)有一些地峡被大海所侵蚀,另一些则被人力所开凿:而如果政策允许,美洲的巴拿马是最值得尝试的选择:它仅仅有数英里长,但却能提供一条通向东印度群岛和中国的捷径。” [2]

1788年,出于让跨洋船只避开南美洲南端的考虑,加上运河开凿后,热带洋流的侵蚀会使其自然加宽,托马斯·杰斐逊建议西班牙建造巴拿马运河。 [3]在1788年至1793年的远征中,亚历山德罗·马拉斯皮纳起草了一份建设巴拿马运河的计划。 [4]

由于巴拿马重要的战略位置和由此产生的巨大贸易潜力,各方势力也在不断尝试在这里进行其他形式的贸易活动。1698年,苏格兰王国在这里执行了 达里恩计划,希望建立连接大西洋和太平洋的贸易路线。但较差的自然条件让这一计划最终破产,苏格兰的殖民地也于1700年被遗弃。 [5]

另一次尝试发生在1843年,根据1843年8月24日的纽约论坛报,伦敦霸菱银行和新格拉纳达共和国签订了建设跨越达里恩地峡(巴拿马地峡)的合同。合同双方将运河成为“大西洋和太平洋运河”,全部建设工作由英国执行。运河被计划在五年内建成,但这一计划从未被执行。几乎在同时,人们还提出了其他的主意,包括穿越墨西哥的 特万特佩克地峡的运河(及铁路),这一计划同样从未被执行。 [6]

1846年,美国和新格拉纳达签署了 马利亚里诺-比德莱克条约,这一条约保证了美国通过巴拿马地峡以及对其进行军事干预的权利。1849年,加利福尼亚金矿的发现引起了人们对于在大西洋和太平洋间穿行的极大兴趣。1855年,美国建成了巴拿马铁路,这一穿越大陆的工程成为了西半球极为重要的一项基础设施,极大促进了附近地区的贸易,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此后巴拿马运河的走向。

直到此时,连接两大洋的水路仍被看作是不切实际的幻想。1855年,出生于马恩岛的工程师 威廉·肯尼什调查了巴拿马地峡,并编写了一份关于巴拿马运河建设计划的报告。 [7]他的报告被以The Practicality and Importance of a Ship Canal to Connect the Atlantic and Pacific Oceans 为题出版。 [8]

1877年,法国海军军官阿曼德·雷克吕斯和工程师吕西安 ·波拿巴-威斯调查了巴拿马地峡并出版了法语的运河建设计划书。 [9]法国人在建设苏伊士运河上取得的成功也鼓舞了他们提出关于跨越巴拿马地峡的规划。

斐迪南·德·雷塞布

法國人的建造尝试,1881-1894年

建造 蘇伊士運河的負責人, 法國斐迪南·德·雷賽布於1879年組織了巴拿馬洋際運河環球公司,当时他已年屆74歲,1880年1月1日,巴拿馬運河动工,他設計了8套開鑿運河的方案,預算是6.58億法朗。

然而,斐迪南對開鑿工程的難度過度樂觀,並且忽略了氣候、地形的差異對於開鑿運河的影響程度之大。尽管巴拿马运河的长度最终仅仅是苏伊士运河的40%,前者的建造工作却被证明是更大的工程学挑战。巴拿馬地區屬於熱帶叢林氣候,天氣潮濕悶熱,多 暴雨 洪水,不利工程進行;複雜地形上的挑戰,巴拿馬運河開鑿所挖出的土石數量(高達2億5千9百萬立方公尺),遠遠超過了 蘇伊士運河

雷塞布原本计划开凿一条高度与海平面持平的运河(和苏伊士运河一样),但他仅仅在每年仅持续四个月的旱季造访过巴拿马地区几次。整个工程团队对雨季没有做任何准备,就遭遇了运河起点处的 查格雷斯河的水位暴涨。运河附近茂密的玉林中充满了毒蛇、昆虫和蜘蛛,再加上最为严重的黄热病和疟疾(以及其他热带疾病)的肆虐,数千名工人被夺去了生命:在1884年以前,每个月有超过200名工人死亡。 [10]公共卫生措施效果不明显,主要是由于蚊子在当时还是一种不为人知的传染源。为了防止工人招募困难,当地面临的恶劣情况在法国国内只被轻描淡写地提及,但极高的工人死亡率仍让保持一批有经验的劳动力变得非常困难。

开凿库雷布拉山的工程需要不断拓宽,同时为了防止滑坡,工程的坡度需要被减小。 [11]运河的建设中使用了由贝城工业公司生产的蒸汽挖土机。其他机电设备只得到了有限的使用,而钢结构设备在潮湿的环境下都很快地锈蚀了。 [12]

工作中的挖掘机,1886年

在法国,雷塞布在工程目标明显不能实现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仍然保证了投资和劳动力的稳定供应,但最后项目资金还是用完了。法國人於1889年2月4日宣佈失敗。据报道,此时项目已经花费了2.87亿美元,耗尽了80万名投资者的积蓄,还损失了22, 000条生命。 [13]工程于1889年5月15日中断,在紧随其后的 巴拿马丑闻中,一大批被认为有罪的人被逮捕,包括 古斯塔夫·埃菲尔。雷塞布和他的儿子查尔斯被判犯挪用公款罪,获刑五年,但此事后来被平反,时年88岁的雷塞布也没有入狱。

开凿库雷布拉山,1896年

1894年,另一家法国公司 Compagnie Nouvelle du Canal de Panama 成立,旨在接手巴拿马运河的建设工作。起初,公司雇佣了几千名工人运营巴拿马铁路,并维护既有的挖掘成果和设备。公司四处寻找下家接收这一项目,并为其标价1.09亿美元。同时,他们继续保有开发特权,还说服了雷塞布接受一条包括湖泊和船闸的运河比一条与海平面等高的运河更为现实的观点。

美國获得建造权

漫画展示了美国意图通过支持巴拿马独立对巴拿马地区施加影响,1903年

在这一时期,美国国会上议院和時任 總統 西奧多·羅斯福認為巴拿马運河對美國的 軍事經濟意義重大,尽管同时一部分人更支持在尼加拉瓜建造运河,还有一部分人建议购买法国在巴拿马的利益,但美国还是決定接手這個項目。新巴拿马运河公司的法国经理 费利佩-让·比诺·瓦里拉正在寻求美国的介入,他为工程开价1亿美元,但由于面临着尼加拉瓜运河项目的竞争,他最终接受了四千万美元的价格。1902年6月,美国国会参议院投票通过了购买巴拿马运河项目的提案。

1903年1月22日,美国国务卿 海约翰和当时统治巴拿马地区的 哥倫比亞代办托马斯·艾兰签署了《海-艾蘭條約》,美国以一千万美元外加额外的分期付款的价格,获得了可永续更新的巴拿马运河沿线地区租借权。 [14]1903年3月14日,条约被美国参议院批准,但哥倫比亞参议院不批准此條約。在这种情况下,比诺·瓦里拉告诉西奥多·罗斯福和海约翰,一批巴拿马反叛者正在谋划从哥伦比亚独立,希美国能以军事力量和资金支持这批反叛者。羅斯福改变了策略,基于1846年的 《马利亚里诺-比德莱克条约》,派人和爭取脫離哥伦比亚獨立的巴拿马反政府武装接觸,答應幫助他們取得獨立。

1903年11月2日,美国军舰封锁了哥伦比亚军队可能通过以镇压巴拿马暴动的航线。11月3日巴拿馬宣佈獨立,美國很快承认巴拿马的国家地位。11月6日,比诺·瓦里拉作为巴拿马驻美国大使在 《美巴条约》上签字,给予美国建设巴拿马运河和无限期管辖巴拿马运河区和其防御设施的权利。几乎同时,这一条约被许多巴拿马人是为对新生国家主权的侵犯而受到责难。 [15] [16]

西奥多·罗斯福总统的名言“我带来了(巴拿马)地峡,启动了运河工程,还让国会不要为运河争论,而应为我争论。”一些美国党派将巴拿马运河事件视为与哥伦比亚的战争:纽约时报将美国给予比诺·瓦里拉的支持称为“卑鄙的征服行为”;纽约晚邮报则称其为“一次唯利是图的投机”。这一事件常被视为是美国在拉丁美洲的炮舰政策的典型例子,也是对罗斯福引用的古老非洲格言“说话和风细雨,随身携带大棒,你会走得更远”的最佳阐释。在1903年独立后,巴拿马成为了美国的保护国直到1939年。 [17]

总之,在1904年,美国以四千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法国的设备和既有工程进度,包括巴拿马铁路。其中三千万美元用于已完成的一部分工程,折合大约每立方码1美元; [18]一千万美元和此后每年支付25万美元给巴拿马。

1921年,哥伦比亚和美国签署了 汤姆森·乌鲁蒂亚条约,美国分期统一支付哥伦比亚2500万美元,加上在巴拿马运河区给予哥伦比亚一定特权,换取哥伦比亚承认巴拿马为独立国家。

美国的建造过程,1904-1914年

建造巴拿马运河船闸,1913年

美国于1904年5月4日正式控制运河工程权力,同时继承了法国留下的残余劳动力和一堆近乎废弃的工地建筑、基础设施和工程设备。美國成立了 地峽運河委員會(the Isthmian Canal Commission,ICC),以控制巴拿马运河区和监督工程进展。委员会直接向 战争部长 威廉·霍华德·塔夫特报告,旨在避免让法国此前的建设工作一筹莫展的低效率和腐败问题。

约翰·弗兰克·史蒂文斯

1904年5月6日,西奥多·罗斯福总统任命前 伊利诺伊中央铁路总工程师和总经理 约翰·芬德利·华莱士为巴拿马运河项目总工程师。由于饱受巴拿马的传染病困扰,加上被强制使用法国人留下的破败的基础设施和设备,以及受到了过度官僚主义的地峡运河委员会的掣肘,华莱士于1905年6月突然辞职。接任者是 约翰·弗兰克·史蒂文斯,他曾是大北方铁路的建造者。史蒂文斯不是地峡运河委员会的成员,他更加把这个官僚机构视为严重的障碍,于是他选择绕过委员会,直接向罗斯福的行政团队报告。

史蒂文斯在巴拿马运河工程上的成就之一是建设了数千名工人急需的住房、供水系统、修理店、仓库和其他基础设施。史蒂文斯从美国和其他地区招募了数千名工人来到运河区工作,并尽力提供了能够让工人们安全舒适地工作和生活的食宿条件。他还重建并扩大了将凿山工程挖掘的土方运送到查格雷斯河大坝的铁路。

威廉·克劳福德·戈加斯

當時, 古巴醫生 胡安·卡洛斯·芬萊已經發現了導致2萬法國工人喪生的 黃熱病是由 蚊子傳播的。受此影响,1904年被任命为巴拿马运河工程首席卫生官员的陆军上校威廉·克劳福德·戈加斯醫生執行了一系列“巴拿馬運河開鑿期間新衛生措施”,在改善城市供水系统、建筑物烟熏法消毒、向蚊虫滋生区域喷洒油和杀虫剂、安装窗纱和净化污水等方面作出了较大的努力。尽管遭到了地峡运河委员会部分成员的反对,戈加斯坚持这些措施,等到史蒂文斯上任时,他全力支持这一项目。经过了两年的艰苦努力,戈加斯在1905年大致上消滅了黃熱病。然而,尽管有着这些努力,仍有大约5600名工人在美国的运河建设期间由于疾病和意外事故死去。

西奥多·罗斯福坐在库雷布拉山开凿工程的一台蒸汽挖掘机上,1906年

1905年,一个美国工程小组被委任来检查运河的设计情况,此时设计工作还没有全部完成。小组向罗斯福总统建议采用法国人曾经尝试过的、和海平面高度保持一致的设计方案。1906年,曾亲眼目睹查格雷斯河洪水的史蒂文斯被叫到华盛顿并被命令采用这一方案。他表示反对并提出采用带船闸的方案,但这一方案将造就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水坝(嘎顿水坝)和最大的人工湖(嘎顿湖)。通过开关巨大的闸门,来自嘎顿湖的湖水将填满船闸以升高和降低船只。嘎顿湖将通过库雷布拉山开凿工程与太平洋相连。史蒂文斯成功地说服了罗斯福采用这一方案。

带有船闸的方案需要挖掘近1.3亿立方米的土方。美国以最快的速度替换了法国遗留下来的陈旧工程设备,从马里昂电铲公司购买了大约102台新的蒸汽挖掘机并用铁路装载至工地,同时还运来了巨大的蒸汽起重机,液压碎石机,水泥搅拌机,挖泥船和气动钻头,几乎所有这些设备都是在美国借助新的机械制造技术产生的。铁路同样需要被彻底升级以加入载重双轨系统,来承载新的货运车辆。在许多地区,新产生的嘎顿湖泛滥冲毁了原先的铁路,因此需要在嘎顿湖水位上方建造新的铁路。

建设中的盖拉德渠,1907年

西印度群岛向巴拿马的劳动力迁移,1850-1914年

1838年英属西印度群岛的解放让超过150万名奴隶获得了自由,彻底改变了这些岛屿的经济和社会结构。多数获得自由的人不想继续在种植园工作,导致蔗糖工业逐渐衰退。殖民地的白人上流阶层和混血中产阶层成功重建了社会等级制度,导致黑人仍然处于底层。在这样一种艰难的情况下,获得自由的黑人不得不从事出现的任何工作,包括国外的工作。因此,跨越加勒比海的迁移和流离开始了。

1849年的加利福尼亚淘金热重新点燃了人们对于横穿美洲的迁移的兴趣,也激励着获得自由的黑人们进行更大的迁移。两条迁移路线逐渐发展起来,一条主要利用尼加拉瓜的蒸汽船和驿站马车,另一条利用巴拿马的铁路。企业雇佣许多外国劳动力,其中一大部分是牙买加人。大约5, 000人最后在巴拿马铁路工作。这段历史证明了西印度群岛的黑人比其他工人有更好的对热带传染病的抵抗能力,因此当地可以承载更多的这批劳工。

19世纪80年代,由于法国的运河工程和香蕉种植的扩张,加勒比海大迁移再次开始。法国公司在巴拿马运河工程中雇佣了超过50, 000名西印度群岛居民(多数仍为牙买加人)。

香蕉种植同样在19世纪80年代后极大促进了当地经济,扩张了商业种植园的规模。到20世纪初期,联合果品公司运营着多个香蕉港口,包括 哥斯达黎加的利蒙港和巴拿马的博卡斯德尔托罗。

在美国人建设巴拿马运河的过程中,西印度群岛向巴拿马的人口迁移呈现出了潮汐型态势,但规模仍是加勒比海地区历史上最大的。根据官方数据,运河管理局带来了超过31, 000名西印度群岛男人和一些女人,但事实上,现代的估计显示有介于150, 000到200, 000名男人和女人在这一时期迁移过来。大部分人并没有计划留在巴拿马,但最终,由于西印度群岛几乎无法提供像这里一般的工资和福利的工作,数以万计的人留在了这里。西印度群岛人在这里定居、结婚、生子,成为了巴拿马这个人口稀疏的国家最大的移民群体。这些移民的后代如今被称为非裔巴拿马人。

乔治·华盛顿·戈索尔斯

戈索尔斯与运河建成

1907年,史蒂文斯从总工程师任上辞职,罗斯福总统任命 美国陆军工程兵部队少校乔治·华盛顿·戈索尔斯接替他。戈索尔斯是一名强壮的西点军校出身的军官和土木工程师。与史蒂文斯不同,他有过建设运河的经验。戈索尔斯最终让巴拿马运河工程成功完成。 [19]

戈索尔斯将工程和挖掘工作划分为三个部分:大西洋区、中央区和太平洋区。大西洋区由陆军少校威廉·L·希尔伯特指挥,负责建造利蒙湾处的巨大防波堤、嘎顿船闸、5.6千米长的进港航道和巨大的嘎顿水坝;太平洋区由西尼·B·威廉姆森(工程高层中的唯一一名平民)指挥,负责建设巴拿马湾沿岸长4.8千米的防波堤,进港航道和船闸及其附属水坝和水库;中央区由陆军工程兵部队少校大卫·杜翰西·盖拉德指挥,负责最为困难的工作之一:开凿库雷布拉山以连接嘎顿湖和太平洋的巴拿马湾船闸。 [20]

1913年10月10日,罗斯福总统在白宫通过电报信号引爆了摧毁甘博亚大堤的炸药,大水漫过库雷布拉山开凿的河道,将大西洋和太平洋连接在了一起。 [21]亚历山大峡谷号(一艘于1887年下水的浮式起重机)是第一艘完整通过运河的自驱动船只,它从大西洋一侧正在施工的河道进入运河,最终在1914年1月7日到达太平洋。SS克里斯托瓦尔号(一艘由马里兰钢铁厂建造的客货两用船,于1902年以SS特里蒙特号的名字下水)于1914年8月3日成为第一艘完整通过运河的轮船。

瓦斯科·努涅斯·德·巴尔沃亚首次穿越巴拿马地峡的401年之后,巴拿马运河的建设工作于1914年完成。美国在建设工程上花费了大约3.75亿美元(大约相当于如今的91.7亿美元 [22])。这是迄今为止美洲最大的工程项目。运河于1914年8月15日正式开通,之后首艘通过的是货船SS安孔号 [23]

由于巴拿马运河的开通改变了海上贸易路线,导致了智利港口吞吐量的显著下降。 [24] [25] [26]

正在作业的蒸汽挖掘机,1908年
建设中的巴拿马运河船闸,1910年
SS安孔号, 于1914年8月15日通过巴拿马运河
美国海军密苏里号战列舰通过巴拿马运河,1945年

后期发展

时间到了20世纪30年代,人们发现供水问题将会影响对于运河的使用,这促成了跨越查格雷斯河的马登水坝的建造。马登水坝于1935年完工,同时造就了马登湖(之后被称为阿拉胡埃拉湖),为运河提供了更大的储水空间。 [27]1939年,一些新的船闸开始建造,它们能够承载美国当时正在建造和计划建造的更大的军舰。这项工程持续了几年时间,同时还着手挖掘了新的进港航道,但这项工程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被取消。 [28] [29]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利用運河將 航空母艦送去補充幾乎被毀滅的太平洋艦隊。航空母艦雖然能夠通過運河,但有时需要先拆除航標,騰出航道。

移交運河主權予巴拿馬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对于运河和周边区域的控制开始引发了争议;美国和巴拿马的关系也开始变得更紧张。很多巴拿马人认为巴拿马运河区理应属于巴拿马;学生们的抗议活动和美国向运河区的增兵补防一起进行着。 [30]在1956年的 苏伊士危机之后,美国向巴拿马移交运河控制权变得更为紧迫。动荡的局势在1964年1月9日达到顶点,在当天的暴动中,有大约20名巴拿马人和3-5名美军士兵被杀死。

吉米·卡特在《巴拿马运河条约》签订时的演讲,1977年9月7日

播放此文件時有問題?請參閱 媒體幫助

10年后的1974年,双方的谈判开始,并促成了 《巴拿马运河条约》的签订。1977年9月7日,美国总统 吉米·卡特和巴拿马实际上的领导人奥马尔·托里霍斯在条约上签字。条约规定,巴拿马运河由两国官员组成的运河管理委员会管理,运河区的司法和移民机构、海关、邮局等逐步交由巴拿马管辖和经营,条约期满后,由巴拿马承担运河的管理和防务。這一條約遭到美國許多人的反對。1979年美國将 巴拿马運河區主權交還巴拿馬,但仍然控制運河。

1989年,独揽大权的巴拿馬軍事獨裁者 曼紐爾·諾列加威脅,如果美國不完全批准《巴拿马运河条约》,他就會破壞運河。1989年12月20日,時任美國總統 老布什以保護運河維護人權推翻独裁者的名義出兵巴拿馬,拘捕諾列加。此舉引起不少拉丁美洲國家的反對,懷疑美國政府想借機推翻《巴拿馬運河條約》,拒不歸還巴拿馬運河。1995年,美国決定将巴拿马运河完全交还给巴拿马政府,如期於1999年12月31日中午正式移交。巴拿马运河管理局接过了运河的控制权,如今运河仍是巴拿马最主要的税收来源之一。 [31] [32]

在运河主权移交前,巴拿马政府发布了运河两端集装箱码头的25年运营权招标。,这一合同与巴拿马运河管理局无关。最终 李嘉诚和记黄埔中标。

其他语言
Afrikaans: Panamakanaal
Alemannisch: Panamakanal
aragonés: Canal de Panamá
العربية: قناة بنما
অসমীয়া: পানামা খাল
asturianu: Canal de Panamá
azərbaycanca: Panama kanalı
башҡортса: Панама каналы
Boarisch: Panamakanal
žemaitėška: Panamas kanals
беларуская: Панамскі канал
беларуская (тарашкевіца)‎: Панамскі канал
български: Панамски канал
भोजपुरी: पनामा नहर
brezhoneg: Kanol Panamá
bosanski: Panamski kanal
Mìng-dĕ̤ng-ngṳ̄: Panama Ông-ò̤
Cymraeg: Camlas Panama
Deutsch: Panamakanal
ދިވެހިބަސް: ޕެނަމާ ކެނަލް
Ελληνικά: Διώρυγα Παναμά
English: Panama Canal
Esperanto: Panama kanalo
føroyskt: Panamaveitin
français: Canal de Panama
客家語/Hak-kâ-ngî: Panama Yun-hò
עברית: תעלת פנמה
हिन्दी: पनामा नहर
Fiji Hindi: Panama Canal
hrvatski: Panamski kanal
interlingua: Canal de Panama
Bahasa Indonesia: Terusan Panama
Ilokano: Kanal Panama
日本語: パナマ運河
Basa Jawa: Terusan Panama
ქართული: პანამის არხი
Kabɩyɛ: Panama Hɛŋa
한국어: 파나마 운하
къарачай-малкъар: Панама илипин
Кыргызча: Панама каналы
Lëtzebuergesch: Panamakanal
Limburgs: Panamaknaal
lumbaart: Canal de Panama
lietuvių: Panamos kanalas
latviešu: Panamas kanāls
олык марий: Панама канал
Baso Minangkabau: Tarusan Panama
македонски: Панамски Канал
മലയാളം: പനാമ കനാൽ
Bahasa Melayu: Terusan Panama
नेपाली: पानामा नहर
नेपाल भाषा: पनामा नहर
Nederlands: Panamakanaal
norsk nynorsk: Panamakanalen
ਪੰਜਾਬੀ: ਪਨਾਮਾ ਨਹਿਰ
Piemontèis: Canal ëd Panamà
پنجابی: نہر پانامہ
português: Canal do Panamá
română: Canalul Panama
tarandíne: Canale de Panama
русиньскый: Панамскый канал
srpskohrvatski / српскохрватски: Panamski kanal
Simple English: Panama Canal
slovenčina: Panamský prieplav
slovenščina: Panamski prekop
Soomaaliga: Kanaalka Banama
српски / srpski: Панамски канал
Seeltersk: Panamakanoal
svenska: Panamakanalen
Türkmençe: Panama kanaly
Türkçe: Panama Kanalı
татарча/tatarça: Panama kanalı
українська: Панамський канал
oʻzbekcha/ўзбекча: Panama kanali
vepsän kel’: Panaman kanal
Tiếng Việt: Kênh đào Panama
Yorùbá: Ìladò Panamá
Zeêuws: Panamakanaol
Bân-lâm-gú: Panama Ūn-h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