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健三郎

大江健三郎 Nobel prize medal.svg
大江 健三郎(おおえ けんざぶろう)
Paris - Salon du livre 2012 - Kenzaburō Ōe - 003.jpg
攝於2012年法國巴黎
出生 (1935-01-31) 1935年1月31日(82歲)
大日本帝國 爱媛县 喜多郡大瀨村(現 内子町
職業 小说家作家评论家
國籍   日本
創作時期 1950年—2005年
受影響於 让-保罗·萨特
施影響於 大江光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大江 健三郎
假名 おおえ けんざぶろう
平文式罗马字 Ōe Kenzaburō

大江健三郎(日语:大江 健三郎おおえ けんざぶろう Ōe Kenzaburō  ?,1935年1月31日), 日本當代著名 存在主義 作家。出生於日本四國偏僻的山村,在 東京大學修讀 法國文學,1957年正式踏上文壇時便贏得了「學生作家」、「 川端康成第二」等贊語。

1994年,他因作品中「存在著超越語言與文化的契機、嶄新的見解、充滿凝練形象的詩這種『變異的現實主義』,讓他回歸自我主題的強烈迷戀消除了語言等障礙」 [1]而榮膺 諾貝爾文學獎。但某些 日本人得知大江獲獎時相當 驚訝憤怒,他們認為「持續批評日本的態度」才是大江被 瑞典學院青睞的原因。大江本人的解释是,他的获奖是“边缘(文学)对中心的胜利”(他认为从文化角度上看,日本应该被视为世界的边缘) [2]

生平

早年經歷

2005年的大江健三郎

大江健三郎於1935年1月31日出生於 日本 愛媛縣 喜多郡 大瀨村,從小聰敏過人,愛好閱讀文學書籍,如《 三宅學嶺隨想集》等書,一生中購得的第一本書是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 罪與罰》,高中於故鄉 松山完成學業。於1954年4月考入 東京大學文科(第二類 法文系),以其優異表現獲得東京大學的獎學金,喜好法國 哲學家文學家 萨特與同為法國作家 加缪的作品,也會自撰小說或劇本。生涯的第一篇正式作品是在入學同年九月為同學演出所寫的《 天嘆》,此後在校內文藝部參與校刊編輯,寫過 和評論。

1955年9月大江健三郎在 東大教養學部 校友會的會刊《 學園》上曾以《 火山》一文奪得 銀杏並木賞。1957年5月在《 東大新聞》中發表《 奇妙的工作》,獲 文藝祭獎。1958年大江再以《 飼養》短篇小說獲得第三十九屆 芥川賞,逐漸受到日本文壇的關注。翌年三月畢業,畢業論文是《 沙特小說之感想》。在求學期間的大江已是多產的作家,除了上述作品外還有《 死者的奢侈》、《 他人之足》、《 石膏假面具》、《 偽證之時》、《 運搬》、《 》、《 毀芽棄子》、《 意外的芽》、《 喝采》、《 戰爭的今日》、《 北之島》、《 夜慢行》、《 此外的地方》、《 我們的時代》等短篇或長篇作品,雖不過大學生卻十分勤於寫作,部份作品甚至發表成了單行本。

寫作生涯

1960年2月,大江健三郎和其同學(著名导演 伊丹十三)之妹 伊丹由加理結為連理,生下了一個嚴重殘障的孩子,後腦部有個肉瘤,就像長了另一個腦袋,等於是嚴重的發育畸形。多次手術皆無法挽救,大江曾一度至江之島試圖赴水而死,但對於自己如因逃避現實而自殺實為愧對社會及妻子,因此更為奮發,種種思維影響了作品,其子則被命名為「光」。他曾經在回憶文章中寫到给孩子起名的過程:

於是,我就對母親說起了从韦伊的作品中感受到的共鸣,告诉她“我打算从韦伊的书裡,给孩子取一个名字”。母亲就说:“那好呀。”我有一个不好的习惯,那就是在这种时刻往往会说一些不入耳的话。“我已经想好了,就叫乌鸦这个名字。大江乌鸦就是你孙子的名字了。”我刚这么一说,母亲便怒上心头,下楼去自己的房间了。我也感到了后悔,却是毫无办法。第二天清晨,我正要出门去办理户籍手续,母亲对我说,“乌鸦这个名字也很好嘛。”于是我终于可以表示歉意了:“昨天真是对不起,我把名字改成了光。”说起来有点儿开玩笑的感觉,由于妻子的名字是“由佳里”,而光这个发音则合着那个韵脚。 [3]

關於其子的作品包含了早期作品的《 個人的體驗》、《 萬延元年的足球隊》與1990年發表的小說《 寂靜的生活》。

1960年開始,大江在《 文學界》雜誌連載《 青年之污名》,以 反戰為題。1961年大江健三郎曾訪問 中國,受到 中國 左派右派份子的批評,遂在《 群像》雜誌發表《 吶喊》長篇,便是以訪中之行有相關連。1962年,大江一名好友因擔心 核戰會毀滅 地球而自殺身亡,大江有感而發,前往 廣島探究 原子彈轟炸過後的廢墟。

1964年4月,大江於《 世界》雜誌連載了半年的《 廣島筆記》,此書奠定了他成為大文學家的地位,雖此書常被學者批評不具文學性,但瑞典諾貝爾學院發言人指出此書是極具超越性的。此書受到各界廣大迴響,統計指出每年會有約一萬人左右的讀者閱讀此書。接著持續發表了《 萬延元年的足球隊》及《 跑,向前跑》,讀者是與日倍增。

在大江健三郎所有作品中,《萬延元年的足球隊》最受推崇,受到海外研究日本文學學者的歡迎,譯成了多國文字。

1994年諾貝爾文學獎

1994年住在 世田谷區 成城的大江健三郎接到了 瑞典文學院的電話,不過大江健三郎未聽懂對方的 英語,以為是受邀參與演講而未注意。接著外電消息已傳來日本,直到家門口擠滿大批媒體才知道自己榮膺 諾貝爾文學獎

意外獲獎的大江健三郎表示世界的文學工作者如此繁多,從未抱有獲獎的希望。他在當時對記者說:「日本 文字的水準是很高的,諸如 安部公房大岡昇平井伏鱒二,都有獲得諾貝爾獎的資格。」「如果安部公房先生健在,這個殊榮非他莫屬,而不會是我。」

1994年12月10日,大江健三郎在 瑞典首都 斯德哥爾摩的諾貝爾頒獎典禮上,領取了文學獎獎章。但是關於其作品卻依舊在日本充滿爭議。瑞典文學院指出大江健三郎文學成就在於:「是因為以詩的創造力,把現實和神話做了密切結合,表現了想像的世界,並對人間樣態,作了衝擊性的描述。」

晚年生活

大江健三郎仍勤於寫作,「後期的工作」最主要的作品是《奇怪的二人配》三部曲:《被偷換的孩子》、《愁容童子》、《別了,我的書!》,完成這核心的3部作以后,2007年發表了《優美的安娜貝爾·李寒徹顫慄早逝去》。

最新的小說作品是2009年12月15日 講談社出版的《水死》,2009年10月8日凌晨,《水死》完稿於 台北旅次,大江在當天下午舉行的簽書會前講演中揭示了相關細節,他在旅館裡撕掉了原稿最後6頁,隱約有封筆之意。

《水死》是大江唯一的1部在台灣定稿的小說。

其他语言
aragonés: Kenzaburō Ōe
العربية: كنزابورو أوي
azərbaycanca: Kendzaburo Oe
беларуская: Кэндзабура Оэ
беларуская (тарашкевіца)‎: Кэндзабура Оэ
български: Кендзабуро Ое
brezhoneg: Kenzaburō Ōe
Mìng-dĕ̤ng-ngṳ̄: Ōe Kenzaburō
čeština: Kenzaburó Óe
Ελληνικά: Κενζαμπούρο Όε
Esperanto: Oe Kenzaburo
español: Kenzaburō Ōe
français: Kenzaburō Ōe
Gaeilge: Kenzaburo Ōe
Gàidhlig: Kenzaburo Oe
hrvatski: Kenzaburo Oe
Bahasa Indonesia: Kenzaburō Ōe
italiano: Kenzaburō Ōe
日本語: 大江健三郎
ქართული: კენძაბურო ოე
Kurdî: Kenzaburo Oe
Latina: Kenzaburo Oe
Lëtzebuergesch: Kenzaburō Ōe
lietuvių: Kenzaburo Oe
latviešu: Kendzaburo Oe
Malagasy: Kenzaburō Ōe
Mirandés: Kenzaburo Oe
Nederlands: Kenzaburo Oë
norsk nynorsk: Kenzaburō Ōe
occitan: Kenzaburo Oe
português: Kenzaburo Oe
română: Kenzaburō Ōe
sicilianu: Kenzaburō Ōe
srpskohrvatski / српскохрватски: Kenzaburō Ōe
Simple English: Kenzaburō Ōe
slovenčina: Kenzaburó Óe
српски / srpski: Кензабуро Ое
svenska: Kenzaburo Oe
Kiswahili: Kenzaburo Oe
Türkçe: Kenzaburo Oe
українська: Кендзабуро Ое
oʻzbekcha/ўзбекча: Kenzaburō Ōe
Tiếng Việt: Ōe Kenzaburo
Yorùbá: Kenzaburō Ō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