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殺

南京大屠杀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国抗日战争的一部分
Chinese people being buried alive by Japanese soldiers, Nanking Massacre.gif
日軍活埋中國人的圖片[1]
日期1937年12月13日—1938年2月以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认定严重的屠杀持续了7周,其中前3周特别严重)
地点 中華民國南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认定南京城之外周边200华里的城镇及村落都发生了大屠杀)
结果

20万以上乃至30万人遇难[2]

  •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认定大屠杀的前2、3天内南京城内有1万2千平民被杀害,超过20万人遇害。
  •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认定在大屠杀第一个月内約2萬中國婦女遭日軍強姦,包括强迫近亲乱伦等摧残型异常性癖性暴力行为,多数受害者遭奸杀。
  •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认定日军纵火持续6周,南京城的三分之一被日軍縱火燒毀。

南京大屠杀(日語:南京事件[3]、南京大虐殺、南京虐殺事件[4]英语:Nanking Massacre, Rape of Nanking)是侵华日军大日本帝国侵华战争全面升级的初期占领中华民国首都南京后实施的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的大規模屠殺強姦以及纵火抢劫战争罪行反人类罪行。日军暴行的高潮从1937年12月13日攻占南京开始持续6周以上,直到1938年2月才开始有所收敛。据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南京军事法庭的有关判决和调查,在大屠杀中有20万以上乃至30万中国平民战俘被日军杀害,在大屠杀第一个月内约2万中国妇女遭日军奸淫,南京城的三分之一被日军纵火烧毁。[5][6][7][8][9][10][11][12]

1945年日本投降后,1947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南京军事法庭认为南京大屠杀中有超过20万的中国人被日军杀害[5]。在中国,自1947年南京军事法庭审判以来[6],认为约有30万人在大屠杀中遇难[2]。在日本,日本政府承认“发生过杀害非战斗人员和掠夺等行为”,但对遇难人数则暧昧不清[13][14][15]。日本学界对遇难人数的估计有20万人、4万人、2万人等几种,也有认为南京大屠杀不存在的“否认派”[16]。“否认派”的论调得到部分日本政商势力的支持[17][18],在华人區引起反感,这也使得南京大屠杀成为严重影响中日关系的主要历史问题之一[19][20][21][22]

背景

1937年11月中旬,中国在淞沪会战失败后决定坚守首都南京。11月20日,蔣中正任命唐生智為南京衛戍司令官。12月8日,日军全面占领南京外围阵地,10日对南京城垣阵地展开猛攻。12日,南京卫戍司令部下令弃城突围撤退。13日,日军攻入南京。

中国军队敗逃

1937年12月12日,日军攻击中华门

从1937年8月到11月,国军在上海与日本上海派遣军已经进行近三个月惨烈而胶着的战争。战事在日本第10军从杭州湾登陆之后急转直下,侧后被袭的中国守军全线撤退。在日军的迅猛追击下,国军的撤退变成无比混乱的溃逃。军事委员会此时深感事态严重,在17日和18日三次开会讨论南京防御的问题。会议上多数将领认为部队亟需休整,而南京在军事上无法防御,建议仅仅作象征性的抵抗,只有唐生智以南京是国家首都、孙中山陵寝所在,以及国际观瞻和掩护部队后撤等理由,主张固守南京。中華民国最高領袖蒋介石期望保卫首都的作战对德国外交调停有利,并且以为能够等到苏联的军事介入。出于内政和外交上的考虑,蒋介石最终采纳唐生智的建议,决定“短期固守”南京1至2个月,於11月26日任命唐(階級上將)為南京衛戍軍司令长官,负责南京保卫战。副司令長則為羅卓英及劉興。[23][24]

根据坚守南京的决策,軍事委員會在12月初日军接近南京城之前共调集约13个师又15个团共10万余人(一说约15万人)的部队保卫南京[24]。这些部队中有很多单位刚刚经历在上海的苦战和之后的大溃退,人员严重缺编且士气相当低落,而國民黨臨時抓來的壯丁大多没有完成训练,軍紀極差。唐生智多次公开表示誓与南京城共存亡,对蒋介石则承诺没有命令决不撤退。为了防止部队私自过江撤退,唐生智采取背水死战的态度。他下令各部队把控制的船只交给司令部,又将下关至浦口的两艘渡轮撤往武汉,还命令第36师封锁从南京城退往下关码头的唯一通道挹江门,而撤退的訊息卻未傳達到負責封鎖的部隊知曉,使得國民黨軍在撤退過程中出現瘋狂的自相殘殺情景[23],这一“破釜沉舟”的命令给后来的悲剧性撤退埋下隐患,造成許多無辜民眾與士兵溺斃,屍體迅速堆滿江面,慘不忍睹。

11月20日,中華民國政府发表《国民政府移驻重庆宣言》,政府机关、学校纷纷迁往内地,很多市民也逃离南京。在6月有101.5万城乡居民的南京市[25],12月初,常住人口据估计只有46.8万至56.8万人,但这并不包括军人和从前方逃亡到南京的难民。[26]22日,本着人道主义精神留在南京的二十多位西方侨民成立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他们提出在南京城的西北部设立一个给平民躲避炮火的安全区。29日,南京市市长宣布承认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并为安全区提供粮食、资金和警察。唐生智还承诺将部队撤出安全区。12月5日,国际委员会收到日本政府模棱两可的回覆,随即开始安全区的工作。[27]

从上海到南京的事情經過

南京城墙

日本原本打算在上海附近消灭中国军队的主力,从而迫使中国政府屈服。然而,日本上海派遣军在淞沪战场苦战三个月,受到惨重的损失,日本决策层在是否直接进攻南京的问题上产生分歧。考慮到苏联在北方的军事威胁,日军参谋本部次长多田骏等人主张“不扩大”战事[28]:104。因此,11月7日东京将上海派遣军与第10军临时编组为华中方面军的时候,将方面军的作战区域限制在苏州嘉兴一线(即“制令线”)以东[28]:94。而日军战地指挥官却强烈要求进攻南京:15日,柳川平助的第10军无视参谋本部的命令,决定趁中国军队溃退“独断敢行”地“全力向南京追击”[28]:107;22日,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鼓动参谋本部放弃“不扩大”方针,称“为了使事变迅速解决,乘现在敌人的劣势,必须攻占南京”[28]:105。11月下旬,日军上海派遣军和第10军全面越过“制令线”,分别沿着太湖的南、北两侧开始向常州湖州进攻[28]:108。鉴于前线进展迅速的既成事实,24日东京大本营废除“制令线”,并在12月1日下达攻占南京的正式命令[28]:109。12月1日,日本裕仁天皇下令中支那方面軍進攻南京[29],同日,蔣介石要求史達林加入對日作戰,然而遭到否決。

进攻南京的作战开始后不久,疯狂前进的作战部队就把辎重部队远远抛在身后,由于日军原本没有深入内陆作战的后勤准备,部队立即面临着粮食供给中断的严重问题,日本军司令部于是下达实际是要部队抢劫的“就地征收”命令。日军在抢劫中通常伴随着奸淫妇女的暴行,为了消除自己抢劫和强奸的证据,日军除了杀死受害人,还经常放火烧毁整个村庄。[30]

日军在从上海进攻南京的过程中,在南京以外的金山杭州苏州无锡芜湖扬州等地犯下一系列暴行,至少3万多人被杀[31],大量妇女被日軍强奸[32]。1938年1月抵达南京的日本记者 石川达三日语石川達三,依据大屠杀期间对日军官兵面对面采访的资料,写成报告文学活着的士兵》(1945年末得以出版)。此文详尽记述了侵华日军在支塘鎮、古里村、常熟、無錫、常州、丹陽、湯水鎮等地对中国平民及放弃抵抗的中国军人的屠杀和劫掠。这些暴行都是南京大屠杀的预演或延续,而南京大屠杀则是日军所有暴行当中的最高潮[33]:97

南京陷落

被分发物品的灾民“呼喊”「皇軍万岁」[34]
南京城内百姓“欢迎”日軍场景
辛德贝格相册中的原始说明写道:“这名农民男孩被日军用枪托打死,因为他没有脱帽。”[35]

12月8日,日军全面占领南京外围一线防御阵地,开始向外廓阵地进攻。11日晚,蒋介石通过顾祝同电告唐生智“如情势不能久持时,可相机撤退”。12日,日军第6师团一部突入中华门但未能深入,其余城垣阵地还在中国军队手中。负责防守中华门的第88师师长孙元良擅自带部分部队向下关逃跑,虽被第36师师长宋希濂劝阻返回,但已经造成城内混乱。下午,唐生智仓促召集师以上将领布置撤退。按照撤退部署,除第36师掩护司令部和直属部队从下关渡江以外,其他部队都要从正面突围,但唐生智担心属于中央军嫡系在突围中损失太大,又口头命令第87师、第88师、第74军和教导总队“如不能全部突围,有轮渡时可过江”,这个前后矛盾的命令使中国军队的撤退更加混乱。会议结束后,只有属于粤系的第66军和第83军在军长 叶肇和 邓龙光带领下向正面突围,在付出巨大代价后成功突破日军包围,第159师代师长罗策群战死。其他部队长官大多数没有向下完整地传达撤退部署,就各自抛下部队前往江边乘事先控制的船只逃离。这些部队听说长官退往下关,以为江边已经做好撤退准备,于是放弃阵地涌向下关一带。负责封锁挹江门的第36师没有接到允许部队撤退的命令,和从城内退往下关的部队发生冲突,很多人被打死或踩死。12日晚,唐生智与司令部成员乘坐事先保留的小火轮从下关煤炭港逃到江北,此后第74军一部约5000人以及第36师也从煤炭港乘船过江,第88师一部和第156师在下关乘自己控制的木船过江。逃到下关的中国守军已经失去建制,成为混乱的散兵,其中有些人自己扎筏过江,很多人淹死、或是被赶到的日军射杀在江中。大部分未能过江或者突围的中国士兵流散在南京街头,不少人放弃武器,换上便装躲入南京安全区。13日晨,日军攻入南京城。

其他语言
العربية: مذبحة نانجنغ
客家語/Hak-kâ-ngî: Nàm-kîn Thai-thù-sat
Bahasa Indonesia: Pembantaian Nanking
한국어: 난징 대학살
Simple English: Nanking Massacre
slovenčina: Nankinský masaker
српски / srpski: Нанкиншки масакр
Tiếng Việt: Thảm sát Nam Kinh
文言: 南京之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