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教與奴隸

伊斯蘭教與奴隸之間的關係複雜,而且呈多樣化[1][2]。各個伊斯蘭教團體及各種意見對歷史上有關奴隸事務的不同看法各持己見[3]。在伊斯蘭化前的阿拉伯及周邊地區,奴隸制是日常生活的中流砥柱[1][4]。伊斯蘭教就是在這種環境下興起,《古蘭經》及聖訓都大量提及到奴隸制,承認它在社會上的存在,但卻對它設下條件及限制[1][5]。奴隸制的議題在伊斯蘭教法裡多有提及,伊斯蘭教法禁止穆斯林奴役其他穆斯林及齊米(其他亞伯拉罕諸教教徒),只有遭到囚禁的非穆斯林、從非伊斯蘭國家購入的奴隷及奴隸的子女獲得法律承認,又主張改善奴隸的待遇[4][6][7]。根據伊斯蘭教法,奴隸依然被視為是人,擁有一些權利。在宗教事務上,穆斯林奴隸與穆斯林自由民無異,但比非穆斯林自由民有更大的權利[8]

在理論上,伊斯蘭教法裡的奴隸制不涉及種族及膚色的元素,但在實際上卻並非一直是這樣[9]。從僕人到埃米爾等政府高官,奴隸擔當著多個經濟及社會上的角色,並廣泛應用在灌溉、採礦、蓄牧及軍事用途,一些奴隸甚至利用他們在職務上的便利獲得權力[8][10]。在一些情況下,奴隸遭到的嚴苛待遇引發叛亂,例如津芝叛亂[11]。不過,這是特例,而不是常態,因為中世紀伊斯蘭世界的大部分勞動力都是受薪或非受薪勞工,而不是奴隸[12]。出於一些原因,內部的奴隸供給不足以滿足穆斯林社會的需求,導致奴隸的大量進口,在非穆斯林的土地上捉拿及運送奴隸造成許多的剝削及人命傷亡[13]

除了鼓勵穆斯林釋放奴隸作為一種善行,伊斯蘭教認為這可以贖罪。《古蘭經》又鼓勵穆斯林接受奴隸以支付一筆金額或完成特定服務來換取他們的自由[14]

阿拉伯奴隸交易集中在中東北非[15]。在20世紀初,基於英國法國等西方國家的的施壓,奴隸制在穆斯林世界裡被宣佈為非法而受到打擊[2],例如沙特阿拉伯也門在1962年礙於英國的壓力而廢止奴隸制,阿曼在1970年跟隨[16]毛里塔尼亞在1905年、1969年及1981年多次廢除奴隸制,並在2007年把它刑事化[17][18]。不過,乍得馬里、毛里塔尼亞及蘇丹依然有人宣稱奴隸制是得到《古蘭經》允許而繼續奉行[19]

許多奴隸在早期改信伊斯蘭教,比拉勒是一個著名的例子[20]